台大瑠公圳風華再現      曾心儀

    過去看到新聞煤體報導,台大將復育校區內尚留有的瑠公圳水源,包括:醉月湖與附近圳道,一方面感到欣喜,同時也不免疑惑、好奇,不知道呈現出來的是什麼樣的景觀?有柳樹嗎?有杜鵑花叢嗎?

    一般人對瑠公圳的印象最深刻、最熟悉的就屬以前台大校門口外面,新生南路中間的圳溝,圳溝兩旁種植了茂盛的綠柳,細細的柳枝彎垂,隨風搖擺,十分迷人。柳樹間隔種著長得很好的杜鵑花,花開時節繁燦美艷,令人流連忘返。圳溝填平變為拓寬的大馬路後,往昔美景不再,只多了一個「瑠公圳遺址」石碑孤伶伶地立在台大新生南路臨羅斯福路交界不遠的校牆外,刻著簡單的事略,訴說瑠公圳兩百七十年灌溉大台北地區農田的滄桑。

    「瑠公圳遺址」石碑後面的內文:

    「清乾隆二年(公元一七三七年),漳州人郭錫瑠開拓大加蚋堡興雅莊一帶農埔。因灌溉水量不足,乃鳩佃鑿大坪林合興寮石空頂圳,引青潭之水以應需要。惟新闢土地日多,仍無濟於事。遂再籌貲兩萬餘兩,自過橋坑導南,北二勢溪水,匯合以成圳道。在大坪林築陂蓄之,然後穿山度梘,經溪仔口、挖仔內,越公館街至內埔。復分三支,縱橫流佈。廣袤數十里。受益田地一千二百餘甲。此項工程始建於乾隆五年,歷二十年方告完成。初名金合川圳,錫瑠積勞病逝,鄉民感其德,更名為瑠公圳,以示景佩。近年台北市人口激增,原有佃田悉改建地,瑠公圳除排水功能外已無農業價值。因在公館以下逐步加蓋,而暢交通。今羅斯福路四段、新生南、北路部份路城,皆圳址也。」

    這是台北市文獻委員會於民國七十二年(一九八三年)四月所立。

    瑠公圳消失後,我要再尋找它變成很困難的事,縱然有一些蛛絲馬跡顯示,它離我們身邊不遠,但卻像在天海之間廣浩的時空中迷路,往往是憑著一股傻勁往前摸索,誤打誤撞碰到一點苗頭。即使是台大這麼一個不算很大的校區,要找其中一個地點也不容易。有趣的是,我看台大貼在側門內的校區地圖,很快就看到兩個我要找的景點:一個是「醉月湖」、另一個是「瑠公圳水源池」。

    以前我曾和美術班老師、同學到醉月湖寫生,印象中,走臨近新生南路的校門,經過體育場不遠,就可以找到醉月湖。我擔心走多了冤枉路,就在體育場附近向人問路。順著好心人手指的方向,很快就看到醉月湖秀麗的水塘、柳樹。我真是欣喜!好像我和美人約會,看到美人已在前方,覺得自己真是幸運兒!

    醉月湖這個美人,聽說它跟瑠公圳只是有一點遠親的關係,是做為調水池。包括,一般人對瑠公圳的印象最深刻、最熟悉的、以前台大校門口外面,新生南路中間的圳溝,其實經過文史工作者的訪查,提出另一種說法:

    「然而依瑠公水利會的說法,新生南路的這條大水溝是日據時代建造的特一號排水幹線,做為下水道之用,而瑠公圳圳道轉到辛亥路後,僅有一條小支線與特一號排水幹線有連接。民國六十一年起,市府分段加蓋特一號幹線,新生南北路不見了水的縱跡。」(摘錄自「瑠公圳的故事 」,臺北畫刊,台北市政府新聞處,2000.0203

    有兩百七十年歷史的瑠公圳,曾經在台大校園附近支流縱橫交錯,瑠公圳消失後,現在還能看到與它有關的一點水塘,顯得彌足珍貴。「醉月湖」這個名字浪漫、風景也浪漫的水塘,面積不是很大。有著小拱橋、小亭的「醉月湖」它提供校內師生及社區民眾一個休閒、沉思的優雅地點。它很特殊的是,水塘中的小亭是孤立在水中,沒有迴廊與岸邊銜接。傳說,這樣是避免意外發生。也有傳說,過去曾有學生溺斃,就拆除迴廊。岸邊豎立了警告牌,禁止游泳、垂釣。看到警告牌,才發現水塘中有很多肥大的魚,因為水不是很清澈,魚不太容易被發現。台大的校友說,以前的「醉月湖」很美,現在差多了。是歷史無情嗎?還是歲月無情?現在的年輕人還有緣看到「醉月湖」今日的美,很多人根本無緣一見過去瑠公圳的美。

    「醉月湖」於我,還有跡可循。另一個我仰慕的景點「瑠公圳水源池」,我真是要從無摸索了!

    看學校地圖,它靠近舟山路、靠近台大農業試驗場。我從媒體得知,台大擴充校地,將舟山路圈成了校內道路。這真把我搞糊塗了。我以前到舟山路上的台大教授宿舍拜訪老師,對舟山路有一個固定、熟悉的印象。環境改變後,我曾來過一次,彷彿置身在荒原,過去那優雅、寧靜的美景不知跑哪兒去了?今天再來找舟山路,竟要一路問台大學生怎麼走?一邊找舟山路,同時找台大農業試驗場,希望能在這個座標區內看到水塘、看到柳樹。說來有趣,我在探尋瑠公圳時,總是以水塘和柳樹作識別。

    但是今天,首先讓我嗅到一點「可能」有瑠公圳,是看到台大的一處施工中的工地,靠近路邊好像正在建一座「水龍車」。我看不到有關的工程說明,只好沿著台大農業試驗場的方向找;還是在花木、田園之間找「水塘」、「柳樹」。沒有一點跡象,好一陣子才看到一位小姐來到花圃散步,我就向她問路。她聽說我在找「瑠公圳水源池」,顯得對這詞兒很陌生。就像我今天問過的一些人,對「瑠公圳」都聽不懂。當她聽我說明,台大要復育以前的灌溉水道,跟「水塘」、跟「工程」有關,她告訴我,走出去右轉再左轉,好像有這方面的告示說明。

    我謝過她,急忙走出花圃,一路左看右看,卻在左邊的樹叢枝葉間看到一點水塘、一點柳樹。我打賭要先左轉、再右轉;果然被我找到了!我快樂地往前走,我想剛才這位小姐講的可能也對,待我看過這邊再去她說的那邊。

    真是被我找到了!圳路活化、水源意象復原、農場生態觀察、認識水生植物……,瑠公圳風華再現,就在眼前,如此美麗、生意盎然,我真是太感動了!這裡有小橋、有流水、有鴨群在水塘中嬉戲、有柳樹細稍枝葉低垂,沒有看到杜鵑花,但是沿著水塘岸邊種植繁開的雪白野薑花也是美得迷人!

    有幾個地方架著圖說,是由國立台灣大學與瑠公農田水利會合製。台大的網站有更詳細的說明,詳述瑠公農田水利會捐款給台大贊助校內瑠公圳復育計畫。除了古蹟維護外,亦提供民眾環境教育之環境。

    尋尋覓覓,終於看到活生生的瑠公圳,我貪戀地與它對看,深深體會到瑠公圳的歷史意義!飲水思源,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就是這個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