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的苦戀       劉志堅

 

當反核遇到反水庫

 

一九八八年的十月二十四、二十五兩天,環保聯盟台北分會的成員們南下高雄縣美濃鎮,拜訪「美濃愛鄉協進會」的朋友們,這個活動的主題,稱為「當反核遇到反水庫」。南、北民間環保團體互訪、交流,是很有收穫的盛事。

我們一行約四十人,寅夜由台北出發。透清早,我們已到達美濃市區內,吃了有盛名的粄條,會合了美濃愛鄉協進會的張正揚君等朋友,還有很多相見面及熱情幫助我們的朋友(恕無逐一提及),旋造訪鍾理和紀念館,由鍾鐵民先生親自接待我們。然後,訪黃蝶翠谷、美濃湖、獅子頭水圳、永安路的社區、東城門等盛景。晚上,拜訪「反水庫大聯盟」的眾伙伴們,互相勉勵激盪,達到活動的高潮。在依依不捨下,又被招待享用他們道地的粄條。次日,拜訪美濃愛鄉協進會,及參觀福安國小,離開前,又訪很有地方特色的「菸樓」,方才戀戀不捨的趕回台北。

美濃(發音似應是瀰農),是一個有濃厚鄉土風情的地方,其尤以客家文化色彩、鄉村聚落聞名。美濃愛鄉協進會,是一個經營得很出色的民間社區組織,長久深入地方的耕耘,及有專業特色的經營,以及很多優秀在地幹部的投入,所表現的社區經營成果,在在令人欽佩,值得學習。對於美濃地方特色之描述,也可見曾心儀的著作,如又聞稻香 (新風格文藝出版社,台北縣永和市,1995)等。其著作中,對台灣農村的發展、問題,有一些的沉吟、憂心。美濃,由地理位置來看,可謂僻處南部山區一隅的小鎮聚落,是水庫被關切的重大問題之一,且涉及興建成本(影響興建計畫的效益、成本等),其特別強調水壩開發而引起的:影響淡水水體生態系的健康及價值、對社會的衝擊、地區或國家間的競爭衝突,而提出「努力於提昇用水效率、節約用水,公平合理的分享,及加強保護淡水生態系的健康」等對策,及提示諸如建立合理的水資源市場、價格結構、分配制度,廢水再利用,及各種節約用水的措施等。

全球的大型水壩興建數量,從1950年的5,000座,遽增到近期的約38,000座。現有的大型水壩有85 %是過去三十五年來所興建的,這顯示:過去這段短期間,興建水庫是解決水源不足的傳統辦法。但由於優良的壩址越來越稀少、越難找。事實上,水壩的興建也面臨更高成本、及環境問題、社會衝擊問題,而自然地受到抑制。在成本的比較上,興建水壩的成本(55--85美分/每立方公尺),僅較之海水淡化(100--150美分/每立方公尺)稍便宜,而較之節約用水(5--50美分/每立方公尺)、廢水再利用(30--60美分/每立方公尺)的對策還要高很多。有這麼多的成例/經驗、客觀的資料,政府為甚麼一直執意要蓋水庫呢?若是以「世代倫理」的觀點,今天我們多興建一座水庫,就表示我們後代子孫更少了一座可能的水資源庫藏。以上所述,提供做為反水庫的一點點客觀技術資料。

「明知道這條歹路很難走,還是要走」,這個政府對「建水庫」好像有一種「苦戀」的情結,真是令人費解。反過來,卻是我們對鄉土、對環境的苦戀。反核、反水庫這條路,我們還是要相扶持,繼續走下去。

 

脫除「壩道」心態----反對美濃水庫興建

 

美濃水庫是否興建,引起許多關切與爭論。在政府方面,仍將積極推動,很多美濃地方的居民及環保團體方面則全力誓死抗爭。據蕭新煌教授的觀察,台灣的公害抗爭事件已由單純的「在地人受害抗爭」類型,演變成「對不當開發計畫的反對」類型,這可說是,已由單純的受害意識轉變為更廣泛的對環境影響之關懷。美濃水庫的興建計畫,我及很多環保理念相同的團體是反對的。

興建與否正反的理由、立場可以很多,反對的數點原則性理由申述如下:

國際環保潮流的趨勢:據美國看守世界研究中心的研究(Worldwatch paper #132)指出,水資源問題不是僅僅水利工程師的課題,更是一個政治事件,不論是當地或全世界來看。儘管世界將面臨更嚴重的缺水危機,興建水壩卻不被認為是適當的方案,其高成本、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對社會的衝擊都很大,很多事例顯示人類承受極大的代價。較合理的方案如合理的水價、有管理的水市場、廢水再利用、節約用水、水資源調配管理等措施,是應該優先推行的方案。

世代倫理的公平性:若興建水壩後的影響是不可回復的,這一代興建更多的水壩,也就意含著後代人僅存更少的可選用壩址,以解決其用水問題或生存危機。很不幸的,興建水壩對(廣義的)環境的影響是不可回復的、甚至是影響嚴重的。這是不符合「可永續發展」的環保原則。

對生態環境、社會的衝擊,若是很大,不宜冒然決策興建:該案在環評法之前於七十八年曾由中興工程顧問社做過環境影響報告,已是十多年前的報告。若環境影響評估的做為是很有效、公正及深入的,應可適當的反應其影響,而為決策所參考。但國內環評的水準,至今還一直無法做出較可信賴的「對生態環境、對社會經濟的衝擊」之評量或評論。世界的環境、台灣的環境、人性的價值觀點都不斷在變,思潮、科技不斷進步,知識及各樣事件的教訓不斷累積,使人類不斷進步的方向演進。例如以前僅有「對生產的經濟性產值計量的GNP」帳,近一、兩年來「綠色GDP」觀念已深入民心。由美濃當地民眾對其鄉里環境及社區的堅持,本計畫實不宜冒然決策興建。

南部的水資源問題當然重要,但改善解決之策並不必然要「在當前即興建美濃水庫」。在台灣的河川、溪流上,如在新店溪的屈尺,日本人在七十餘年前即會在築壩的同時建造「漁梯」,對自然生態有最基本的重。但當今,很多政府的人造建設對自然環境(海岸、河川、溼地等)的作為,已造成溪流()生態徹底的破壞,這種「壩道」的心態,是台灣環境問題的根由,希望政府能對台灣僅存的自然資源更為寬容、重、及保留。

 

環境革命:即將到來?

 

看守世界研究中心的董事長雷斯特•布朗(Lester Brown)在二○○○年三/四月份的「看守世界」雜誌發表文章中寫道:當我們接近新一個千禧年時,愈來愈多的現象顯示世界可能走到了環境革命的前緣,這個革命比得上橫掃東歐的政治革命。東歐的社會革命導致當地政治系統的重建。這個全球的革命有可能引發環境導向之全球經濟的重建。

布朗說:「不見得所有的環境運動者都會同意我的看法,但是我相信目前有些明確的現象顯示,世界正處於環境覺醒這個重大轉變的破曉時刻。無法確定的是,我們可否及時克服困難,以避免全球經濟進展的受挫。」

自各種活動、機構和知名人物來觀察,就在過去的幾年來形勢有了顯著的變化。一些著名公司的執行長其發言像極了綠色和平組織的發言人。有些政治領袖逐建採用長久以來生態學者所主張的政策。事實上成千上萬的環境運動團體竄起,動員數百萬人以因應這個變革。

布朗引述一些例證,點出令人興奮的另類經濟模式,有可能在不破壞地球的自然維生系統,而達到更舒適的生活,包括:

西班牙那瓦拉(Navarra, Spain) 的風力發電僅在三年內就從零到百分之二十三。

亞可(ARCO)石油公司的總裁兼執行長麥可•鮑林(Mike R. Bowlin),在二月九日的演講中說道「石油世紀的末日」,而新的氫基能源的經濟時代來臨 了。

1998年長江流域幾近破紀錄的洪氾過後數週的八月中旬,當時的總理朱鎔基下令禁止在上游流域伐木,宣稱樹木長在那裡的價值為砍掉所得的三倍。

對中國的現代化若存有希望,必須轉變以石化燃料為基礎之即用即丟的經濟模式為更儉省的方式。若中國每家車庫中像美國方式都有一部汽車,將使中國每日石油的消耗量高達八千萬桶,遠遠超過目前全球每天六千七百萬桶的產量。

布朗說:「我們的腳步必須要快些。農業革命花了數千年的時間來普及;工業革命已進行了兩個世紀;假使環境革命成功的話,將會縮短在數十年內就可達成。」

 

全球化與環境變遷

 

進入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口號甚囂塵上,「全球化」是影響地球環境議題的重要因素。「全球化」的影響,有正面,也有負面,其導致影響的因素為何?影響的面向、效果如何?如何因應?實有待更多深入的探討。在十八、十九世紀內,乃至二十世紀,在人類的歷史上,發生了產業革命、社會主義,及資訊革命,大部份的人類生活水準大幅提昇,人口大量增加,也引致地區性的、及全球性的環境問題。

較顯然的全球性環境問題,包括有全球性的大氣環境變遷,主要有酸雨問題、臭氧層破洞問題、溫室效應問題,以及如熱帶雨林砍伐消逝、生物滅絕及多樣性消逝、土地砂漠化、有害廢棄物/核廢料(越境)擴散,也包括海洋污染、自然資源耗絕、愛滋/熱病型等病毒疾病的出現及蔓延等。據識者分析,環境問題的主要三個因素是:人口的大量增加,污染性的生產技術(程序),及浪費的消費習性。以上所述各種成因及結果現象間,常是交互影響。近來,在科技的進展上,便捷及合理價格的空中交通工具、通訊產業、資訊產業甚為發達,更促成「全球化」的現象。於是使得影響加速、加劇、及(地理性的)擴大,影響更為嚴重及複雜。

論及全球性的環境變遷,已甚為顯然。地球大氣圈的擾動是甚為劇烈的,形成快速的全球性的氣流循環,故在夏威夷、及南極的測候站,可監測到因人類活動引起綜合的、全球性的二氧化碳濃度升高。顯然的,如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排放引起的酸雨問題、氟氯碳化合物排放引起的臭氧層破洞問題、二氧化碳()排放引起的溫室效應問題皆然。放射性輻射塵若從核電廠釋放、排入(筆者註:不是「排出」)大氣,很快會隨快速移動的氣流而擴散到廣大的鄰近領域,最後擴散到全球。核子戰爭的可怕性也在此,地球上沒有一個國家、地域能倖免於難。海洋的洋流也是一種(流動稍緩慢的)全球性循環系統,故聖嬰現象就由南太平洋熱帶水域漸漸循環擴大,而影響全球大氣、導致氣候變遷(異常)。快速的噴射客機起降,可把非洲的拉薩熱病毒帶原者在數小時後帶到美國的大城市。大型的油輪洩油的意外事故,當會引起附近海域環境的污染及生態破壞,甚至長期的、大範圍的、連帶的各種影響,視其規模、地點而定。動物長距離的遷徙、洄游,及經由生態食物鍊的作用,對不易分解且具累積性的有毒害物質,在大量使用後流佈進入環境系統中,引起另一種全球性效應,如約於19501970年代大量使用滴滴涕殺虫劑後,於今仍可發現在北極(等地)的哺乳類動物、鳥類,體內含高量的滴滴涕化學物。非洲、印度的象牙、老虎皮,經由貿易交換體系,被賣到東亞有消費需求的華人社會;福壽螺於1979--80從南美阿根廷被引進到台灣,於不到十年間,擴散到日本、韓國、印尼、泰國等東南亞地區。至於如糧食、水資源、能源、礦藏物的不足或分配不均,所引起的國際間的緊張、衝突,這些都是全球性環境課題。

世界性貿易體系的充份發展,加速全球化的腳步,也增大對環境的威脅。在國際貿易組織(WTO)的架構下,其主要追求的是「全球貿易(無國界、少障礙)的自由化」,其運作的是商業貿易的市場體系,以追求全球經濟(及個別國家)的成長及繁榮。雖然在1993年十二月「烏拉圭回合」談判很大程度的重視環境保護的原則,WTO協定中亦包含有環境保護、可持續發展的目標,包含設立「貿易與環境委員會」,但六年了尚無具體行動。在1999年十二月於美國西雅圖市,各國貿易部長進行「千禧回合」談判,但當場受到眾多非官方團體(NGOs)的抗爭抵制。由較早的世界關貿總協(GATT),轉換到國際貿易組織(WTO),在一些環保與貿易事務爭端的處理上,並無法讓關心環保課題的一方滿意或放心,如歐盟禁止美國及加拿大的「經荷爾蒙處理過的」肉品禁口;美國禁止墨西哥鮪魚進口因其使用會連帶捕到海豚的圍網;美國禁止未使用具海龜逃生裝置的漁網捕獲的蝦品禁口;乃至協約國必需提出科學上的證據、基於嚴謹的風險評估,方可以制定出較嚴格的國內法令,避免成為限制進口的貿易障礙,等等事例的裁判,都不利於環境保護,或有違環境保護「預警原則」。由情勢的發展觀之,NGOs對這方面的關切,已成國際貿易與環保衝突時的主要抵制力量;並且,眾多NGOs的關切不只環境議題,也含括勞工、人權、消費者等弱勢者的正當權利。我頗為擔心像WTO這樣的超國家架構,在追求經濟利益的目標下,對世界的環境會造成多大的傷害,誠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在GATT的五十週年慶祝會上所表示,「我們必需要做得更多,確保新經濟制度可以普遍提高人類的生活水準;各國間的經濟競爭,不應該成為在下降環保、消費者保護、和勞工生活水準上的競賽」。

但論及「全球化」的現象,在環境變遷上也會有正面的作用。首先,促成國際性防制條約、合作方案的簽訂,已有很多國際性環保條約、或合作計畫被簽訂或正簽署中;以及促進面性的資訊交流,包括警告性信息、防制技術/經驗經由網際網路(internet)而散佈、交流;關心環境議題的團體(及個人),更易於聯結、交誼,而凝聚影響力量;各種媒體資訊的交流、擴散,在全球化的散播體系下,透過信息告知、知識傳達,不斷發揮其影響力,包括其對社會性的影響、政治性的影響,例如上述這些方面,是有利於環境保護的。

全球化的另一個影響是促成「單一化」,也就是減少「多樣化」(diversity);這方面的影響也包括「異種生物入侵」的後果,這都是一種無可衡量的損失、及不可預知的後果。人類的經濟體系為追求利潤,傾向單一作物的大規模農業栽培,在全球化的趨勢下,迅速傳播及擴大。據看守世界研究中心資料(Worldwatch magazine, Mar./1998),在1903年,在美國境內生長的甜玉米有307種,到1980年代,甜玉米農作的品種只剩12種;1903年時美國境內蘆筍有46種,到1980年代只剩1種。這現象的影響因素很多,但全球化趨勢,在不留心的情形下,助長了物種「單一化」、減少「多樣化」的問題。

與「全球化」相對的,就是地方化。其更完整的概念,應包括綠色公民的養成、地方制度的自主、國家的自決/獨立;或是建構不倚賴(自足的、可循環)的社區或城市(所謂綠色社區、綠色城市)。對一個國家而言,「全球化」常助長對外擴充(侵略、佔有)及倚賴,導致生態赤字,甚至形成(國內、國際間)社會問題、政治問題。若我們同意「全球思考,草根行動」原則(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那麼地方的、草根組織或社區的經營,就是環境保護上(,不管是對自己有益,或對全地球村有幫助)的一個重要課題。若然,由本土出發,注重社區/村里/鄉鎮,提高公民的綠色意識,誠為抗衡「全球化」的重要環保工作。另一個層次為「國家」v.s.「全球」的觀點。常常強勢的國家(的跨國企業)挾著「全球化」的威勢欲凌駕較弱勢的國家,開發/利用其資源、佔有其市場、霸佔其本土原具的(aboriginal)智慧財產權、攫取其國家利益。這情形下,一個有能力、獨立自主、且有自覺的國家,當會審度局勢,為國家找出最有利的地位。即如WTO的談判協議,其對(雙邊或多邊的)國家產生了拘束力,故在談判桌的爭戰上,應力求達成對等、互利(或對我較有利)的成果,且不損害地球環境的長遠利益(有益地球或對地球友善的)。若在不是很有利的情形下,結合對我友善的國際友邦、機構、NGOs,主持正義的呼聲。對較弱勢的一方,藉由網際網站以結合相關機構、NGOs,以擴大正義的支持力量,應是不得不的應對方式。

對全球化與環境變遷的課題,由以上GATTWTO所面臨的折衝課題中已可觀察到,如海洋捕魚、保護基本森林、保護瀕臨滅絕的生物、維護生物多樣性、基因的財產權、及基因工程產品管制等都已成為國家間相互爭論、協商的課題,在國際性環保公約方面,如管制氟氯碳物質、削減溫室效應氣體等也已有國際公約或協議中。我幾乎可以肯定的說,這些都宜屬國家利益、國家安全的課題,值得政府當局注意,不要等閒視之。

雖然我們尚無法順利加入各種國際性環保組織或做為協約國、簽約國,建議我們應該,1.以視同自己為簽約國一般,誠心、努力地遵守國際性環保條約義務,並求有所貢獻,2.做好加入國際環保條約的準備,必需準備其要求的資料,如排放量檔案、消減計畫或國內相當的管制法案、方案,3.盡量多參與國際環保活動,保持接觸,包括讓別的國家、團體充份了解我們,4.評估各種國際貿易條約、協定的發展對我們國家利益的影響,爭取談判的有利地位,5.對國內業者、民眾,告知(提供資料)及教育應遵循相關的環保規範,努力去做好。這種積極迎對的做法,應是「無悔策略」,也是爭取國家長期利益的穩妥做法。曾經有國內有名的某石化業大廠家業者,為了出口利益,對外報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管制排放配額,這是頗違反國家利益、背判台灣人民的下汙濫做法。

我認為,全球性環境變遷已為國家利益、國家安全的一個重大課題,全球性的環境變遷對國家的影響,應是屬於一個「國家戰略課題」,這已經到時候了。在很多環保紀錄不良的國家中,中國的污染排放量的鉅大(例如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在全球各國佔第二位)及其對世界環境資源的消耗,很快將顯現其對全球環境的影響及環境負荷的威力,是一項不可承受的負擔;此將對它們的經濟發展、國民生活水準提昇,造成絕大的障礙;而國際壓力,包括全球環保團體的抵制,也漸將形成。做為一個專業的環保團體、全然關心台灣的弱小NGOs我們不斷苦口婆心的提醒政府當局,把握全球化趨勢,在環境變遷方面做最好的因應。

 

生態城市的概念與構想

 

對生態城市之建構,倡導以真正的「生態工程」來提昇一個城市的生態豐富性、健康性。首先是對自然的重,人造物務求與自然調合,及重人性的設計。雖然城市的興建是完全人造的構物,但絕對可放進去一座森林、一條河流,讓人徜徉其間。

 

--生態城市的概念

由於環境品質的惡化及自然資源的耗竭,地區性及全球性的環境問題甚為嚴重,於是可持續發展(sustainability)、「生態城市」(eco-city)的觀點被提出(國內也常用「綠色城市」,意思應是一樣的)。當人類文明由農業社會進步到工業社會時,以及發展到服務業佔產業的比重越大時,城市於是興起,甚至發展成巨大的都會。「城市」是人類了不起的文明產物。這過程,也倚賴於大量的使用化石能源,才能讓城市生活可持續下去。現今世界人口已約六十億人,對已發展國家,有約四分之三的人口居住於城市,到本世紀末全球約有一半人居住於城市,台灣約有百分之六十餘的人口居住於都會區。城市是人類所創造最大的東西,而人生活於其中。城市中,有大量的建築物、交通系統、公用基礎建設、車輛、道路等等,城市生活會消耗掉很多能源/資源,像吞噬的怪獸,及排出大量廢棄物,城市可說是生態危機的核心。

人類為建造城市、及維持城市的正常運轉,投入很多很多的經費,興建很多居家、營商、辦公、生產用的建築物,快速道路/方格式的道路,公用系統,如電力、瓦斯、自來水、污水系統,及景觀構造物等。雖然如此,現今的城市有許多問題,較具體可見的如交通阻塞、空氣污染、垃圾問題、綠地不足、公共資源如電力/水源不足、貧民住宅問題等。不只如此,都市所排出的污染物造成對鄰近環境的威脅傷害,都市擴張對市郊農地或自然野地的侵佔,都市交通道路不斷興建對農地、生態環境的破壞,為供應都市需求須不斷的興建水壩、電廠、垃圾掩埋場,其對自然環境造成侵害。

生態學(ecology)是研究生物與其環境間相互作用關係的學問,尤其觀察到其間能量流動、物質流動及循環,及生態系統長期穩定、演化及持續的課題。依據此原則可檢視一個城市的狀況、問題,及建構「生態城市」的策略。一個生態城市,應是省能源、低污染的、人性/可親的城市。另一種說法是,在維持文化/生活/方便/經濟發展的水準上,達成對環境影響最小、及可持續的城市生活。對環境影響最小,包括對土地耗損更小、交通負荷更小、產生污染更小的都市設計;可持續性上,則需(至少)在資源使用、污染物排出上,考慮其對環境的負荷,須是長期可承受的。如何建構一個生態城市,其議題甚多,以下就幾個較重要者,加以討論,及提出構想。

--交通運輸系統

交通是一個城市的重要功能系統,其單元包括道路、車輛、管理標誌及措施等,政府花很多錢在交通道路建設上。若規畫、管理不好,交通系統的負面因素(或謂交通公害)很多,且常很嚴重。一個綠色城市需建立起「綠色的交通系統」,而避免其公害。

綠色交通系統涉及很多方面,一些較綠色的理念,如:

建立及鼓勵搭乘大眾運輸系統,促使市民便利於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抑制私人小汽車的使用及成長。

建立腳踏車通行系統。對短程旅次,儘量能騎腳踏車。

限制各型車輛的污染排放標準及油耗標準。在市區,促使使用電力或清潔燃料驅動的交通工具。

因道路所到之處地價上漲,故都市規畫及地方建設很喜歡興建道路。特應注意的是,伴隨著都市的不斷擴展,不斷的擴建道路已耗用大量的農地,及破壞一些有價值的生態體系。台灣的都市土地使用,較之如歐美已發展國家,更屬於「土地混合使用」狀態,有不少人居住在市區內或在其工作處所,這樣可減少通勤的旅次及距離。國外的都市土地使用正走回混合使用的類型,這點在台灣反而是比較好些,但也須有更妥善的管理。台灣的都市中,因交通引起的空氣污染頗為嚴重,機車的普遍,及沒有抑制的私人汽車成長,及頗高的交通意外肇事率,引起很大的環境及社會問題。不管如何,台灣投注在交通道路方面花用太多的金錢,而並沒有朝向綠色交通系統發展,是要趕快反省及調整的。

--綠建築

「建築物」是人所生活或工作的護所,人有約三分之二的時間生活在建物室內。依照內政部建築研究所的「綠建築解說與評估手冊」,對綠建築有基本的論述,其中提出七項原則(或評估指標),如下:

基地之適當綠化

基地能保水、儲水

節水、水之再利用

節能、防熱

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廢棄物減量與回收

污水收集、與質/量之改善

除以上原則外,對建築物拆除之廢棄物的再利用,或儘量利用回收物、再製品,也是很重要的。儘量充份利用自然條件/能源,如太陽能、自然通風、自然採光、自然氣候條件、植物綠化、地形坡度等。另外,控制建築物的室內環境,避免不健康的環境,這些因素常見的如,建材(如地毯、合板、壁紙、粘著劑、樹脂)釋放出甲醛,油漆中含溶劑、鉛,一些消費產品如殺虫劑、清潔劑、亮光劑釋放有害物,建材含氡或輻射物,潮濕環境滋生霉菌、病菌等等,又此常與通風/空調系統的設計及維護良窳有關。有時候危險來自於如把熱水器設置在室內、車庫的廢氣逸入屋內。至於建築物基本的電力、自來水、排水、空調、廢棄物貯存/收集等系統,需妥善設計、維護,尤其重要。

--綠色消費

「綠色消費運動」是由消費者對產品的檢選,甚至抵制,以促使廠商、商家提供較綠色的產品。由生產到廢棄的過程,消費者的消費(購買)可產生很大的影響力,以助於環境保護、資源維護。一個綠色城市的經營者,應鼓勵、推展綠色消費運動,這過程,激起市民環保的自覺,教育環保知識,及鼓勵市民社會參與。這個活動方式雖落實到個人,但會對整個社會、城市產生影響。

--資源回收(減量、再用、再資源化)

目前,城市的生活一直產生大量的垃圾,故需要不斷地興建掩埋場、焚化廠,以及產生很多廢棄的生活用品(如廢家電、汽機車)、市場廢棄物、醫療廢棄物、下水道及污水處理場污泥,及依附在城市的事業廢棄物。又都市地區每人平均排放較鄉間更多的廢棄物,故資源回收是迫切需要推動的工作。資源回收的工作包括減量(reduce)、再用(reuse)、再資源化(recycle),可由個人、家庭做起,及擴大到社區、整個城市。除了垃圾的收集、清除、處理外,另外應建立可回收物(包括垃圾及事業廢棄物中的可再利用物材)的回收系統、有毒物(如電池、日光燈管等)的回收系統、(舊的)可用物交換中心(如跳蚤市場)。另外如廢建築廢棄物、廢土、舊衣服、舊書報的回收/交換,也要建立管道。台灣的生活垃圾中含有廚餘,其混入垃圾中使得垃圾濕、臭,使垃圾更難以回收、討人厭惡,實應設法另行收集、製造堆肥,回歸農地或自然原野。

若城市垃圾能逐漸減少,如減少30 %的量,就可減低掩埋場、焚化廠的壓力,及節省處理成本,對建立生態城市,這是很重要、基本的工作。使資源再回收、利用,使有機物回歸土壤,是符合生態學原則。

--廢水處理、及省水、儲水

大量的城市生活污水使得鄰近的河流或農地受到污染,使下游的河川、河口、海域的生態系受到破壞,故市鎮污水下水道的興建是都市的基本建設,以及在下游端設污水處理場。有越來越多的需求是節約用水、廢水處理後再利用(有的稱中水道系統),以及以生態方法處理廢水。

都市環境中儲水,包括建築物及社區可儲水利用,都市綠地的設計使更透水,使水的流動延滯、或以貯水塘儲水,使水易於入滲到地下水層,減少沖刷,及減少下游發生遽的洪流,這入滲過程也可使水質淨化。使水入滲以補注地下水量,對減緩日漸枯竭的水資源是很重要的。

--省能

省能的課題包括很廣,從單一輛汽車的省油、隨手關燈的行為,到建築物的省電設計、自然能源/氣候條件的使用,到都市系統的設計(如土地混合使用以減少通勤、便利的通訊)、運輸系統的規畫/管理。若可有效的節省能源,則可直接減少污染物排放(如燃燒排出空氣污染物、核能發電產生核廢料問題)、及二氧化碳排放。

省能的策略,諸如建築物的設計準則、電氣用品的耗電標準、車輛的油耗標準、工廠生產及燃燒設備(如鍋爐)設計/操作的改善、以可再生能源發電、輸配電系統的改善或調整配置、能源的價格策略等等。

--民間參與

都市計畫,需要民間參與;環境保護,需要民間參與;綠色消費運動、建構綠色社區,需要民間參與;建造一個生態城市,更需要民間參與。這過程除了所謂規畫技巧外,也是一種民主理念的實踐,及對市民的重與誠意。民間參與,不應只是節的、應付的,在規畫階段,尋求民意,以助決策,在執行階段,需要民間的活力、資源來掖注。

--政府角色及政策

要建構一個生態城市,政府的角色佔很重要的地位,因其掌握主要的行政權及豐裕的資源。雖然目前這個政府也做了很多工程建設、改善經濟,但很多工程、產業計畫,常導致更多的破壞,形成今日隨處可見的環境污染、生態破壞,生活空間的窘迫與單調、貧乏。

建構生態城市,可以說是「重建綠色家園的夢」。台灣民間力量蓬勃,讓我們一齊來追求這個理想的達成。

所幸,台灣的民主化走向,至今尚可期待。我們知道至今有十二個縣市屬民進黨執政,曾提出「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口號。我們也滿心期待領導中央政府執政及部份縣市的國民黨政府,也願意追求在台灣建立綠色家園的理想。其實本文所提的建立生態城市,更意含著對鄉鎮、村野及全部台灣國土上建立綠色家園的期待。

在建國的理想,國際關係的影響下,施政的政策不得不朝向可持續的、符合二十一世紀議程的目標,在國土規畫、產業發展、能源政策、交通運輸政策等方向都在調整、改進。但在縣市(含台北市、高雄市、省轄市)政府層級,對建構生態城市的理想,實居關鍵的角色。

生態城市的概念既已發展,其執行技巧、準則也將成熟,但最基本的,是重新建構人對世界環境的典範(paradigm),及努力不懈的追求、堅持與執著。

 

 

土地的苦戀(陳玉峰著)讀後

 

土地的苦戀這本書,雖是1994年所撰,但實恰可作為台灣土地、山林被開發、掠奪的看守與見證。書中所揭諸的一些原則、理念,頗令人警醒及激賞,如:

  ----「台灣的農林不分家,農業二大基本課題即水與土,全繫於山林品質之良寙,欲治水土必先治山」(p72)

  ----「生態綠化則是依據天然演替的原則或傾向,誘導或加速演替的速率,遂行早日達成安定性森林的行為之謂」(p64)

----「今後台灣文化若不能儘可能結合「高山族」殘存的「本土文化」,在自主性、獨特性以及自然土地文化方面,終究是永恆的缺失」(p197)

 

作者陳玉峰提出當前台灣存有的三大歷史課題,其一,即「土地倫理與文化的問題」,也就是污染、公害的環保問題與重生命的生態保育問題;其二,台灣文化及台灣意識問題;其三,即台灣人民對待原住民的人道、人權與異文化處理問題。以上觀點,我誠表贊成。

該書內容對環境問題的觀察,常有深入見地,如:阿里山線的開拓史為台灣高山營林與森林遊樂之嚆矢;蘭嶼是台灣保育的最後救贖;國家公園所帶動的保育主流,並無轉化為草根或當地行動;及闡明森林野火與生態演化的關係等等觀點。並提出「中海拔山地茶園的地主獲取一元利益時,台灣社會必須支出三十七元至四十四元的損失」。也控訴統治台灣的國民黨政權要對台灣環境破壞負最終、主要的責任。

本書除記載、見證了台灣生態環境被掠奪的演變外,書中所敘述山林生態的知識、摯愛、土地倫理的觀點,吉光片羽,在在都是珍寶。且筆鋒常帶感情,依作者所述雖屢遭打擊,然矢志奮鬥,而「於心不死」,故書名土地的苦戀

該書是一位生態學家對土地的苦戀。同樣的,已經多少時候,我們也陷於對這土地的苦戀,難以自已。作者陳玉峰先生尚有其它一系列專著,亦皆專注於台灣山林的記錄、調查,觀察及守望,皆為值得閱讀的著作,實值得推薦。期盼更多有心人在認知後,更要進一步著手宣導、遊說,若仍不可達,則發為抗爭與運動,矢志做為台灣環境的悍衛者。

 

「台灣的」獨特生活經驗

 

要建立台灣的主體性,就要從在地的生活經驗開始,這些經驗是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所沒有的。這樣的「有」與「沒有」、或不同的生活經驗,是很自然能分別出(differentiate)「台灣人」與「中國人」。

 

這些生活經驗當然是隨著年齡或世代而不同,及隨著所論述文化層面而異的。

 

1.上成功嶺當兵受訓的生活經驗。

當然這僅指大專以上的男生好漢們。當聽著部隊走過齊步的步伐聲,聽到「答數」的口令,或高唱「九條好漢在一班」的軍歌,都會不由然振奮起來。

2.選舉的經驗。

不管是地方或中央的選舉,在北部或南部、眷區或鄉下,總會跟著麥克風狂命的叫著「凍蒜」。

3.參加聯考的經驗。

聯考雖然不是那麼了不起,但多少青少年學子為它付出了無限的青春,因為相信它是公平的,也是低層學子晉昇的可貴機會。

4.由貧困到經濟豐足的演變、進展的體驗。

由貧困的農村、眷村生活,到豐衣足食,以汽車代步的生活改善提昇;從夢幻中的美國新大陸樂土,到有一天你也可躋臨其境(甚至移民彼邦),回首這過程,實在是驚訝及甜美極了。

5.由白色恐怖到解除戒嚴、終能建立自由民主的國家的進程。

對出生於民國三、四十年代的世代,是經歷過白色恐怖肅殺的時期,經過種種的犧牲、艱鉅的奮鬥,恐怖鎮壓極權統治終能逐步消退,轉變為較民主的國家體制。今日,走上街頭、網路投書,已是很平常的意見表達方式了。

6.對高山、海洋之旅遊體驗,及領受原住民族之文化饗宴。

台灣有四千公尺的高山、一千一百多公里的海岸線,擁有高山與海洋的天然賦與;在南部,頗能領略椰影搖曳的「南國風情」;在夏秋季節,颱風驚狂;不一定那時候,土牛翻背。長年居住於此島嶼的原住民族,繁衍而孕育出其各自有的文化,實為台灣住民之獨特饗

7.雖歷經多國民族之統治,亦承襲各民族之文化風潮,經綜合而具多元文化之豐富性。

 

台灣島上,基於早期原住民族之自然純樸文化,復歷經荷蘭、鄭、清、日本諸治權之統治,以及近期的中國國民黨極權控制,先不論其好壞但論其影響,可謂綜合了各種文化源流,所有的這些可謂是台灣特有的「共通性」文化資產。但註:有些影響是壞的、非所欲的,需革除拋掉的。

所以說,在台灣的生活經驗,真是很具「獨特性的」,值得我們共同來珍惜擁有,自然而形成「生命共同體」,齊心開創台灣新的未來。

 

(作者/劉志堅為環工博士,前環保聯盟台北分會會長、前台南市環保局副局長。社團法人台灣文化資產搶救協會理事。嘉德環境科技公司副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