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草映春暉,媽媽水噹噹!

            --協會成立大會記      威陵整理

 

(編按:社團法人台灣文化資產搶救協會於2002511日上午11時,在台北市濟南路一段二之一號台大校友會館四樓會議室舉行成立大會,並舉辦媽媽水噹噹舊照片展,內容摘記如下。)

 

曾心儀:

大家好,剛才的時間算是這次活動的熱身,先看一看老照片及我們製作的特刊。非常感謝大家今天到場參加,很多貴賓因為今天是星期六,有許多活動要趕場而先走。現在先請我們最敬愛的台大教授楊維哲教授來給我們鼓勵及精神講話。

 

楊維哲教授:

我是最一貫支持曾心儀小姐的,不論她做甚麼事情我都是最贊成,我很肯定這一位女子,即使是她競選我也當然的支持,但是這個活動及協會不是競選而是她的本行。她非常熱心,也有自信做文化工作,所以我很高興的拼命給她支持。本來平常我週六早上的時間都有工作,有一點點的困難,因為現在我的父母都住在台北我那兒。兩個小孩都很大了,可是都還沒有嫁娶,全家都住在一起,平常卻都不在家。家中兩位老父老母加起來都快要兩百歲了,由我們夫婦倆照顧,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我是一個很時代的模範丈夫,所以盡量幫忙太太做事情。因為平常時間都是太太照顧公婆,但是如果我能做得到的話我會盡量幫忙,所以我在週六早上,都會帶父親出去畫圖,差不多都是固定去台大校園畫水彩畫,我也是感到很高興能跟父母一起去畫圖。我收到邀請函時在黑板上寫了今天的行程,曾心儀很仔細的在邀請函上寫到「楊維哲先生及夫人」,所以我太太也知道這個活動,而我請假不需要說事由就OK了,並且要我趕快拿出一些盆栽來共襄盛舉,而改由她帶我父母去畫圖,不然她也會一起來這兒表示支持及敬意的。今天大家都很高興,一起來拼命盡力把事情做好。謝謝。

 

曾心儀:

謝謝楊教授。從黨外戒嚴的時候,楊教授就給我很多鼓勵,在最困難的時候他總是給我最溫暖的支持,非常的感謝。

現在請籌備這次活動給我們許多幫忙的,民進黨台北縣黨部婦展部,請高月瓊女士來跟我們簡單的致詞。因為明天是母親節,今天我們提前慶祝,所以由女士優先。謝謝。

 

高月瓊女士:

大家好。我們是台北縣民進黨婦展部,我們的會長是王淑惠立委,她今天有五十七個地方要去,所以很不好意思,她剛才已經去了五、六個地方來到這裡,因為沒有辦法等到這個時間,所以先行離去,待會我也有很多地方要去。今天非常感謝曾心儀小姐,讓我們有這個機會協辦,並且參加這個活動,很高興認識大家,謝謝。

曾心儀:

謝謝高月瓊女士。大家剛才如果有看舊照片或是特刊,就會看到高月瓊女士提供的舊照片。她們這個水噹噹婦女隊,平常做了很多的事情,長久以來對台灣默默貢獻。外面的人可能不了解,可是我們長期參加民主運動的人都很清楚,水噹噹姊妹們非常的了不起。她們這次提供了許多寶貴的照片,但是因為篇幅的關係,以及現場所能陳列的有限,所以只能挑出高月瓊女士所提供的一張做為代表。我們很希望文化資產保存工作是有創新的,不是只是復古的,所以我們這次推出這個活動,希望喚起大家來重視台灣文化資產的保存,因為台灣社會對於文化資產沒有甚麼觀念。從這次的活動接觸的過程中,發現大家有一個警覺,不只是平常社會上對文化資產觀念很薄弱,包括我們自己生活裡面的一些文化資產都疏忽了,藉這個機會整理一下,也是蠻有心得的。接下來我們請長期以來在環保運動方面帶隊,對我們有很大幫助的劉志堅先生,他目前是台南市環保局副局長,他都沒有做官的樣子,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請他跟我們致詞鼓勵一下。謝謝。

 

劉志堅先生:

謝謝曾小姐。其實今天我只是來參加這個活動而已,我是感覺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可以看到許多我們的過去,尤其懷念媽媽的心情油然而生。其實曾小姐推動許多活動,非常具有社會意義。當然我們在許多激進的政治改革,與突破舊勢力的過程中,有許多激勵人心的表現。我想我們現在還有許多民間及比較基礎性的工作,就如同剛才曾小姐所說的,平常所忽視的,比如:日常生活舊照片的保存。我個人是從事環保運動,環保其實有許多是與我們的生活和社會都有關係,我非常願意參加、投入文化工作。今天讓我想到了許多的事情,有機會的時候再向大家請教。謝謝。

 

曾心儀:

謝謝劉志堅先生。我順便介紹一下我自己,我是在台南市出生的,我媽媽今天是第一次參加我所辦的活動,趁這個機會介紹一下我媽媽。媽媽是台南市人,我找了兩張她年輕貌美的舊照片放在現場及特刊裡。我從參加黨外運動以來,都沒有照顧到家人,所以對家人實在感到很虧歉。現在台灣已經比較民主進步,政黨也輪替了,很多事情可以輕鬆一點,才比較有些精神與時間,來稍微留意一下自己家裡的狀況,像這一些老舊的照片,或是跟家人弟弟妹妹們多聚一聚,今天我的弟弟妹妹,弟媳,還有我弟弟的兩個女兒也來到現場。我覺得我們今天實現了政黨輪替,過去點點滴滴的努力也算是有一點成果,可是在運動裡面很多感人的事情,或是有一些史料及照片等等,社會上還是很疏忽,所以我就會想到用這個協會的力量,幫忙把這些東西整理起來。因為如果不整理的話,這些民主運動過程的史料及照片散落在各個地方,或是流失了,非常的可惜。

關於史料的整理方面,大家都很清楚李筱峰教授,他功夫是一流的,他又很幽默,不論是在台灣還是海外,他的演講非常的受歡迎。我把舊照片拿去裱框的時候,裱框店老闆說,他非常欣賞李筱峰教授。

這次特刊封面舊照片之一,由藍美津委員的先生黃天福國策顧問所提供,是黃信介資政與黃天福顧問的母親。這張照片也是非常的感人,黃天福先生拿照片給我的時候說,就如同「慈母手中線」那首詩一樣的感人,所以我也有把那一首詩編印出來給大家。黃天福先生跟我說,本來他媽媽身體很健康,在高雄事件逮捕黃信介的那一天,他媽媽都還知道逮捕的行動,可是在兒子被抓走不久卻變成植物人,不能再說話了,從那時候開始就不曾甦醒。有三年的時間都是由藍美津委員在家裡細心的照顧,到後來更加嚴重住進了醫院。當黃信介先生被放回來時,他馬上到醫院探視媽媽,卻都不能講話了,所以說每一張照片的背後都有很豐富及感人的故事。我很希望在這第一個階段推出之後,能請更多朋友來做文字上的整理,把每一個故事都寫出來。因為如果沒有像我們辦活動時,以講出來或是編刊物寫出來的話,這些故事都被埋沒而不為人知,我認為非常的可惜,是台灣文化資產的流失。在今天的老照片中大家可以看到,阿扁總統第一次競選市議員的時候,當時就是藍美津委員和黃天福先生大力幫忙。我們現在先請藍美津委員來給我們鼓勵致詞,謝謝。

 

藍美津委員:

曾小姐,我們好久不見了的好朋友,李教授、楊教授、各位姊妹兄弟大家好。我實在很抱歉,因為今天有很多學校運動會,身為民意代表實在是很辛苦的,不去參加又不行。很感謝在母親節的前夕曾小姐那麼的用心,辦這個非常有意義的活動。過去大家過母親節,兒女們帶母親出去吃頓飯,父親節也是一樣,算是對父母親過節日表達心意。但是今天我們用這一個活動或是其他的方式,我認為是對長輩們的一種尊重與懷念。剛才曾小姐提到我的婆婆,她是一位非常善良與慈祥的老人家,我在要嫁到黃家的時候,我的父親與黃家本來就很熟,與黃信介是很好的朋友,他對我說我嫁到黃家實在是非常好,公公與婆婆都非常的善良,對街坊鄰居都很照顧,我是有福氣的,事實上也確是如此。我到立法院,大家都說政治人物裡面,我們這一對是模範夫妻,我說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至少到目前黃天福是很好的,還算是蠻守規矩的。因為大家每次講到緋聞的時候,都會點名是誰跟誰配對,但是從來沒有說到黃天福。我婆婆可以說是非常的好,兒子們從事民主運動,從來不曾反對過,默默的給予支持力量,甚至於有時不舒服的時候也不說半句話。她後來生病是因為美麗島事件的發生,我的大伯黃信介被抓去關,我們大家都騙她說馬上會放回來。當天在家中要被抓去的早上,我婆婆和我一直站在一起,大伯說:

「阿母,我來去了,三年就會回來。因為雜誌是我辦的,下面的人都被抓去關了,我要是不去的話交代不過去的,我要是去了,三年就會回來。」

大伯就是在婆婆的眼前被帶走。她是很內向、很美麗、很靜的老人家,她都是鬱悶在心中。說到這裡,其實筱峰教授和楊教授,及一些人都是非常清楚過去的事,我是一直暗自放在心中,因為我經歷了整個過程。昨天王淑惠委員也對我說到,我可以把那些回憶點點滴滴紀錄下來,其實筱峰教授已經在進行這個工作了。我早期是在比較幕後,因為美麗島事件,我婆婆的身體變成退化得很快。我先生兄弟們非常的孝順,當時曾跟醫生問,有沒有藥物可以抵擋住她的退化症。陳永興醫生也是非常的幫忙,但是沒有效果,一直慢慢的退化,退化成癡呆症。當黃信介到醫院看她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她頭腦清不清楚,她只是在流著眼淚。

我之所以會要我先生拿這張相片出來,是因為我很喜歡這張相片,拍相片時,我們都住在一起,公婆住一樓,信介住在二樓,我們住在三樓。婆婆對於刺繡非常拿手,我聽說婆婆的外婆刺繡八仙圖的時候,不必打底稿便可完成。我嫁過去的時候,自己做好的衣服,婆婆還幫我在衣服的口袋蓋、領邊、袖圈等繡花。我穿著坐公車上班的時候,別人問我:那麼漂亮的衣服是在哪裡買的啊?我說是婆婆幫我繡花的。我小孩的西裝和衣褲也都是婆婆做的,所以我說婆婆實在是很棒,七十幾歲的老人家了,戴著眼鏡穿針線,還是很方便的做衣服。

婆婆很喜歡媳婦穿的漂漂亮亮的,我如果穿紅色的衣服她會很高興,如果穿的比較暗色,她就會說年輕人別穿的「黑黑臭臭」。她非常的疼我,不會干涉媳婦做甚麼事情,只會要媳婦漂亮與高興。如果兒子與媳婦吵架的話,她不會罵媳婦,會罵兒子給媳婦看,所以我現在非常的懷念她。如果她知道我現在是做民意代表的話,她一定非常的高興,因為從我一踏進門就非常的疼我。在她不舒服看醫生的時候都是我載著她、照顧她,一般人的傳統觀念會認為女兒比較孝順,以為我是她的女兒,我們婆媳之間感情非常的好,婆婆與我的祖母歲數差不多。

從以前到現在,很多人都以為黃信介是我的公公,前幾天在一個廟會場合介紹的時候,也錯認為我是黃信介的媳婦,我忙著澄清說他是我的大伯不是公公,因為他早出道及我們最小,而事實上大伯也是非常的疼我及先生。我當初要嫁到黃家的時候,我就是認為能孝順父母的人就會照顧妻小與家庭,事實上也證明了一切。

那一張相片是婆婆在做我小孩子的衣服,黃天福喜歡照相,就把她拍了下來,所以我會有「慈母手中線」的感覺,我很喜歡也常常拿出來看,便要黃天福把它拿來。

我東東西西的說了一些,這個過程中有心酸有高興,有感動有感謝,這一條路走下來感觸特別的深。我本身也是為人母,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兒子們也都算是很乖很孝順很善良,不論如何,只希望家內平安,大家順利就好,不求賺大錢,只要別讓父母煩惱就算是孝順,他們目前也都是如此的。非常感謝今天有這個機會,大家老朋友能夠一起暢談一下心裡的話,希望大家別不高興認為我很囉唆,家人都是認為我很囉唆,我天天在接受家中選民的批判,但是我認為民主政治本來就該如此,我不是十全十美,他們有對我發表意見的權利,我們家中就是如此的。不好意思,謝謝各位。祝大家都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