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奇怪的事       by乜寇

  針對司馬庫斯部落人拿取路邊風吹倒木被定罪一事,不僅僅是引發了該部落族人之憤怒,也引起了原住民各部落各族群甚至是關心原住民族的台灣社會各界的憤怒,原因在於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奇怪到族人因此遭受「竊盜」的污名,為何這是奇怪的事?我們可以簡單作個例子:

 

有一天小明肚子餓了,於是小明走到自己的院子要摘水果來吃,結果有一位路過小明家的陌生人說:「你偷東西」,而且還報警,之後一群警察強行把小明抓去關,因為小明是「盜竊!」奇怪的是儘管小明的家人一再的說:「這水果是我們的,小明不是小偷」,但是卻都無濟於事,後來才發現原來那個陌生人才是小偷,於是小明與小明的家人還有小明的鄰居都憤怒了,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了。

  這樣非常奇怪的事也發生在純樸善良的司馬庫斯人身上,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  

 

前年泰利颱風造成部落唯一連外道路的崩塌了,此崩塌處是在司馬庫斯人固有的傳統領域之內,為了生計,為了孩子教育等等,部落會議決議自行清理崩塌道路,也將一棵被吹倒的櫸木移到路邊,心想未來這棵櫸木可以打造成一件美麗的藝術品為部落的觀光產業加分,結果四十天後林務局偷偷地將櫸木搬走了,只留下殘枝、殘幹,族人發現心裡非常不爽,但心想算了,不要計較,殘枝殘幹仍有用途,但萬萬沒想到就在開車要運回殘枝殘幹時卻被林務局公務員「逮到」,並舉發說司馬庫斯人「盜竊!」司馬庫斯人心想「在我家拿取風吹倒木,而且還是殘枝,何罪之有?」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於是部落的人都憤怒了!他們決定要抗爭到底,說:「要關就乾脆把我們全部都關了吧!」

  我們發現類似以上「奇怪的事」似乎天天在原住民社會各地方上演,原住民族在其固有傳統領域行使所謂傳統生活慣習與權利時,諸如採集、狩獵等等,不僅僅是被說成是盜採!盜獵!還被扣上破壞生態保育之污名,讓原住民族在其土地上毫無生活尊嚴,然而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盜採、盜獵或破壞台灣生態保育者呢?原來是那些喊話的人,這些非常奇怪的事不僅僅是讓人憤怒,就連一向沉默的土地也憤怒了!

本文摘自smangus 網站

當部落遇到國家部落格http://blog.yam.com/smang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