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訪》蔡丁貴:站出來 讓共產黨看見反對力量

要求補正公投法、絕食靜坐送醫治療的台教會會長蔡丁貴,談到靜坐當時受到許多民眾的支持相挺,不禁感觸拭淚。(記者劉信德攝)

記者鄒景雯/專訪

經過長達五天的絕食抗爭,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蔡丁貴昨在台大醫院病床上受訪指出,陳雲林一抵達台灣,他將重回街頭表達一個台灣知識份子的聲音,馬英九若企圖以國共和談、密謀的方式出賣台灣,那麼他們這一代就要準備採取更激烈的行動,用生命捍衛後世子孫自由生存的環境。

反馬傾中 把台灣當國民黨據地

問:一○二五當晚遊行結束了,你為何要轉往立法院靜坐絕食,訴求是什麼?

答:一○二五的活動原本是我們「台灣國民議會」(台灣教授協會與民間社團溝通的平台)要舉辦台灣民眾大會,後來由於陳雲林來台的問題,民進黨取消其十一月一日的活動與我們合辦。當初之所以要辦台灣民眾大會,是有感於馬上台後,所有政策都是向中國傾斜,這是嚴重侵犯台灣人民利益的,但我們似乎束手無策,八三○的三十萬人走上街頭,除了情緒上有舒緩,回去時仍然空手而回。沒多久,一○二五大家又受不了了,因為他開放的步調愈來愈大,加上陳雲林要來,讓大家對馬英九會出賣台灣的焦慮更加不安,也不得不思考,既然遊行達不到目的,馬對我們置之不理,那麼究竟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

國會失能 逼人民採體制外運動

馬英九雖是透過選舉要來代表台灣,但他當選後的路線是國共內戰的路線,他把台灣當成中國國民黨佔據的地方,這是違反歷史事實的,中國國民黨沒有任何立場可以代表全體台灣人民決定要與中國建立何種關係;而立法院,是由立委選制設計極度不良而產生的一黨獨大國會,到目前為止,兩岸間任何的協議也都跳過立院間接民意的監督,也就是說,國會本來是代表民意監督政府的功能,現在絲毫沒有發揮效果。

鳥籠公投 是受政黨扭曲的設計

我們又去了解公投法,在民主國家,人民若對政府政策不滿意,可以透過創制複決機制,來與政府與人民之間維持平衡,但我們的鳥籠公投,不僅連署門檻很高,還有審議委員會,對人民想要公投的議題進行審查,過去實施了幾次公投,證實這是受到政黨扭曲的設計。同時投票通過的門檻亦是高門檻,在在皆讓直接民意無法呈現。因此,基本上我認為台灣人民已經退無可退,走到最後一步,就只好進行體制外的。

立委選制的變革、公投法的修改,仍是體制內的運動,這些要期待現在的國會來進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我於是想到台灣教授協會早期,從美麗島事件開始的歷史,因為美麗島事件的突破,才有本土政黨的出現,有野百合學運,才有總統直接選舉,有一百行動聯盟,才解放了言論自由權,這些都是體制外的,運用人民的力量打破體制內不合理的限制。

所以,當晚我們認為應告訴人民,必須找出一個能夠解決的方法,因此我們主張,人民的權利還給人民,而人民完整的權利現在就缺這兩塊,故而遊行後我們決定採取靜坐的方式,希望喚起人民對相關問題的理解。

做為一個知識份子,有無法擺脫對台灣歷史的責任,尤其在陳雲林要來的關鍵時刻,我個人思考是否以更激烈的方式─絕食,來刺激更多人覺醒,因為多數的人似乎僅關心股票、經濟的問題,對於真正能保護台灣安全的兩個重要法律比較沒有切身感受。

問:經過了這次透過絕食與社會對話,你得到了什麼體會?

答:現在的抗爭已經不必動刀動槍,中國要來侵犯台灣也不需要動刀動槍,只要門戶大開,他就來了,所以我說馬英九是一個惡毒的心腸,他從年輕時就是這樣!我們的年紀差不多,他在哈佛,我在康乃爾,我們在為美麗島事件犧牲的前輩爭取人權,他們在編印波士頓通訊打壓台灣的人權,我們對他有充分的認識,長期以來他並沒有改變,他在選舉時講的話全是假的,事實上他一路走來也就是靠欺騙與謊言編織起來的。

我們這些本土的知識份子被他們打壓,從來只是用最卑微的方式發聲,有些人在海外失去了生命,有些人無法為父母親奔喪見最後一面。

靜坐現場,有許多前輩,除了會走動之外,身體已經不堪了,一個從高雄來的阿嬤,已經八十三歲了,搭高鐵上來陪我坐了一天,坐到晚上,應該是搭最後一班車回去……(流淚哽咽)。

唉!她默默坐在我旁邊,我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也有一位李醫師,帶著病痛前來,也是早期為民主奮鬥的前輩,看到這些人在馬執政之下要與中國聯合把台灣出賣掉的焦慮,我感受很深。

絕食靜坐 用最卑微的方式發聲

我很擔心我們的年輕朋友,他們一出生就是一個自由人,在奴役制度下的自由人,是一個無知的奴隸,只被教導追求經濟利益,因此這一代人有些滿現實的,有些很進步的學生,則對民進黨過去八年執政失敗的失望,一下子也站不起來。我在三十歲之前,也是個無知的奴隸,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一直到我出國,才知道我是台灣人,後來這三十年,我追隨民主前輩要改變台灣這種奴隸身分的努力,到現在還沒有成功,如果,馬與中國勾結要讓台灣成為另一個更專制政權、中國共產黨的奴隸,我絕不甘心,若我們束手就擒、坐以待斃,我們也對不起未來的子孫,因為這種自由生存的權利,一旦失去後,就像空氣被剝奪,就死路一條,再也找不回來了。

問:下一步會怎麼做?

答:中國國民黨有個誤解,以為現在反對以這種方式與中國協議的只有民進黨,其他人、學生都贊成,這是不對的。也許有人認為只有雙手能成事嗎?我要告訴大家,現代國家的革命、打倒獨裁國家體制,多是靠雙手讓它解體的,不需要動刀動槍,只要我們站在維護人民權利的這一邊,我們的理由只要能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獨裁者都是要認錯下台的。

因此陳雲林來之後,我會回到立院前靜坐,讓中國共產黨了解,反對它的不只是民進黨,而是台灣人民。民進黨執政八年失敗遭人民唾棄下台,自己要切身檢討,現在民進黨能回頭來捍衛台灣的主權,應可彌補過去的一些缺憾,我們希望民進黨深自反省,能讓我們的年輕人繼承過去民主先輩、學運前輩為台灣民主的奉獻。只要進步的學生站出來,國家就有希望了。

馬英九現在的執政,又恢復到過去戒嚴的氣氛,沒有充分的證據就到處抓人,雖然是用司法的工具,但這是比較精緻的政治手段,所以台灣人要不分輩分、不分年代,要共同努力,至少在陳雲林來的這個禮拜,所有的人可以站到街頭上,讓國際社會了解,台灣人不滿意長期被國民黨奴役的環境。

中華民國是中國流亡在台灣的一個前朝政府,它沒有任何立場來代表台灣人民,因此這次我們也設計了一個旗子,仿造加拿大,他們是紅色的、中間是楓葉,我們是綠色,中間是福爾摩沙,台灣是我們的國家。

人生有幾個三十年?今年我已經六十歲,我做好了準備,在未來要為這個國家付出,這個抗爭是需要持續的,如果我的作為可以喚起更多年輕人,這才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繫黃絲帶 和平革命護台灣主權

台灣必須先維持存在,將來才有愈來愈好的空間,因此台灣絕對不能被馬英九以國共和談、密謀的方式給出賣掉,假設馬有此企圖,敢這樣做的話,那我們這一代就要準備採取更激烈的行動,用生命捍衛我們子孫自由生存的環境。

問:但未來一週,馬政府將以警力與路權,阻絕台灣人民集會遊行的自由,你要如何進行抗爭?

答:早期國民黨是反共的,因此美麗島事件時要抗爭的是戒嚴的體制,現在為何大家會覺得更危急,因為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在聯手對付台灣人民,我們受到的困難與壓力更大。

站在台灣人民的立場,與中國是要建立和平、對等、友好的關係,我們不至於對陳雲林產生傷害,但若他是要在國際上塑造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佈局,我們一定會強烈表達台灣人民反對的聲音。

馬英九現在把陳雲林住的圓山飯店團團圍住,我想到一個對策,這段時間大家如果有車子,就把車子全面開到街上,我們開車如果開很慢是不違法的,大家慢慢的開,在相關周邊的道路團團的繞行,若開到沒有汽油,就停在路上,讓前導的警車也通不過,他們要進去要出來可以坐直升機,否則寸步難行,你的賓士轎車如果有些擦撞停在路上,也沒什麼違規,頂多吃一張交通違規的罰單,這個代價是保護台灣土地、保護台灣人民最有效的方法。

同時,這個禮拜,我們的學生統統站出來,包圍立法院,要求修改公投法。這些都是很和平的革命行動,這樣的黃絲帶行動,我們有信心把它完成。

我們台灣人的智慧,足夠處理任何危害到台灣主權的圖謀,我們沒有刀、沒有槍,但是只要我們團結,我們的頭腦可以解決所有的困難。

本文摘自『自由時報電子報』

(蔡教授已於20081103中午回到靜坐現場,受到現場民眾熱烈支持與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