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偉大的時刻  悼念廖述炘烈士

曾心儀

 

    2008427日中午,我到了台北市民權東路第一殯儀館,走進大門就看到福壽廳在不遠前方。雖然還不到下午一點半家祭的時間,治喪委員會已將祭儀場所佈置好了。沒有大排場,然而,素樸、高潔的氣氛,令人肅然起敬。

    我在簽名桌上拿了一本印製得很簡單的訃告,薄薄幾頁,約莫是用最省錢的快速影印裝訂而成。翻開來看一遍,對廖述炘烈士有了較完整的認識,雖然整本小冊子內容篇章不多、字數很少,好幾個地方卻讓我忍不住熱淚盈眶!

    現在我才知道,廖述炘烈士在他擔任台長的海洋之聲廣播電台台北台辦公室自焚殉道的時間是:四月一日晚上十一點二十分左右。我原來從網路新聞得到的印象,以為他是在過了四月一日愚人節、過不多時的二日凌晨。我原以為他會避開「愚人節」這個開玩笑的日子,或是說避開「愚人節」這一天──「扁馬會」。未想到,他就是在四月一日「愚人節」這個節日將盡時,引燃一身火,以死向我們身處混亂、危機重重的台灣丟出一個震撼彈!

    從他最後的親筆字跡,我看到他溫和的提醒、勸導台灣人切記要堅強保護鄉土──他用自焚犧牲生命這麼激烈、極端痛苦的手段,希望用以喚醒台灣人,也表達他對國民黨統治台灣的強烈抗議;然而,他的遺筆字埵瘨′O如此充滿溫柔的愛、溫柔又極豐沛的感情!

    他還用簡潔的幾個字,留給母親和兒子、女兒:

    要跟堅強的台灣人守護家園。共同守護喔

                                  2008.3.27

 

    一個四十五歲的台灣男子漢,剛強又溫和,對母親、對兒女、對獨立建國運動的同志、朋友、對鄉土家國──台灣國有著無比的熱愛和赤誠。他的妻子於1993年5月去世後,他辛苦扶養一兒一女,同時熱心參與獨立建國運動。2008年台灣總統大選後,以自焚殉道表達對綠營失去執政權的愴慟,表達不願活在藍營再度的統治之下。

    他堅持台灣獨立建國的信仰,以死戳破模糊空間「一中各表」的假象。

    在他堅持信仰,卻肉身活在各種顏色混淆渾濁糊成一團,如在火山噴出熔岩洪流娷蝶u掙扎,

    他或許是那沒有死的在看著遊走於混淆渾濁中的行屍走肉,

    看行屍走肉劇場連綿不絕的演出,

    他就徹底給行屍走肉劇場一把火,

    徹底在缺油、缺糧時,以自身為燃料,燒給國家資本家看,

    以自身為糧,讓匱乏的隊伍免於斷炊

 

    這是一個小而肅穆的告別會。只有在小廳內舉行簡單的家祭和公祭。小廳內只有很少的座位。出席人士上香、鞠躬 就離去。小廳外面沒有多少人,也沒有任何排場。公祭結束後,廖述炘烈士的女兒捧著父親含笑的遺照,兒子抱著骨灰罈,由親戚陪同乘坐包租的汽車直接回台中,要將烈士遺骨安葬在台中市第一花園公墓安樂園。

    各台獨團體都派代表參加。只要有參加過「百萬人牽手護台灣」、「手護台灣大聯盟」的團體,幾乎都有代表來向廖述炘烈士致敬。

    廖述炘烈士的告別式,就像台獨建國藍圖、像「東方的瑞士」,小而美、小而珍貴。

    台獨運動同志們無法安慰止不住哀傷痛哭的遺族。台灣的現實是殘酷的。當烈士往生、遺族開始更漫長艱苦的生活,周遭芸芸眾生依然如故。但是,在台灣的歷史堙A烈士自焚獻身這偉大的一刻已化為永恆,安家在子子孫孫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