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柏煙台灣精神 感召後人20090103自由時報)

 

對南投縣仁愛鄉霧社有極深感情的劉柏煙,在霧社種了不少櫻花,家屬在告別式靈堂上,以「霧社之櫻」為主題追思老人家。(記者陳鳳麗攝)

〔記者陳鳳麗/南投報導〕不捨劉柏煙老先生以自焚親吻大地的方式,死諫當朝執政者,台灣中社社員黃怡偉繼「劉老師!慢走。」紀念文,在劉老先生告別手冊中,也為其寫了「故人略歷」,承諾將老先生的台灣精神傳承下去。

 

中社社員黃怡偉 再寫故人略歷追思

與劉柏煙二兒子劉豐盛是高中同學的黃怡偉,從劉老先生辭世後,即代表台灣中社全程協助治喪事宜,透露「高中時代因未加入國民黨而被記過」的他,坦承「自焚死諫的事,我想過幾千遍,卻沒有勇氣做,劉老師卻慷慨就義」。

「蒼鷹虛空孤飛,猛虎荒野獨步,冷眼紅塵俗世,笑盡眾生糊塗」,多日來,黃怡偉始終難以走出悲傷及不捨的心情,他以這首六言絕句表達對於劉柏煙的崇敬。

他說,劉老師若非蒼鷹、猛虎,怎麼敢做別人不敢做的事?而當世人還在爭論其行為是對或錯之際,他已在天上取笑人們的愚笨、糊塗。

 

向劉老先生允諾 必會傳承愛台理念

黃怡偉在「劉老師!慢走。」紀念文中,以「櫻花壯烈離枝般的離開這塊以生命所祝福的土地─台灣」形容劉柏煙自焚死諫之舉,他在劉老師告別手冊中,再為其撰寫「故人略歷」,以劉老生前看似平凡卻感人的小故事,串起其一生經歷。

例如當時就讀台中女中的二女兒劉月桂休假返家,總見滿屋子是父親的原住民學生、受父親愛學生的行徑感動的故事;劉柏煙帶學生種植櫻花、進行戶外教學的超越時代的教育觀念等。

「劉老師以身體為祭壇,把對台灣的愛還諸有情天地」,黃怡偉感動於劉柏煙的犧牲精神,他在「故人略歷」一文中,不忘向劉老先生承諾「我們這些晚輩必定會把您的精神傳承下去」。